新棋盤上開新局 用好年度選題規劃“車馬炮”


 發稿時間:    2020-01-07

一元復始,萬象更新!對于出版社來說,新一年就像在新棋盤上開新局,最重要的就是規劃年度選題,用好這個棋盤上的“車馬炮”。從2019年年末開始,到2020年北京圖書訂貨會前,多家出版社都舉行了自己的年度選題論證會。

可以發現,在出版業向高質量發展的當下,出版社的年度選題規劃更加注重以雙效統一為抓手,優化選題結構,切實提質增效。
前不久在山東教育出版社舉辦的2020年度選題論證與融合發展研討會上,出版社各個部門的負責人全部參會。專家們對選題分析的高站位,引來編輯們頻頻點頭認可,紛紛表示受益匪淺。

做“優”:選擇適合模式 進京更適用于專業社

年度選題論證會并沒有一個標準的模式,出版社一般會根據自身特點和優勢,制定選題論證會的方式和流程。

對于以少兒圖書、大眾圖書為主的出版社來說,因為選題時效性的問題,選題論證會可能會不定期舉行,而不僅僅是在年度選題規劃這個時間節點上。

中南博集天卷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擅長策劃暢銷書,公司副總編輯蔡明菲告訴《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》記者,博集天卷是按照選題類型分成不同的選題論證組。每個選題小組有一個固定的召集人,由固定的選題組成員(包括公司領導層和該類選題資深產品經理)組成。選題論證會不定期召開,編輯提交選題論證單后由召集人負責組織開會討論。在討論過程中每一個選題組成員都可以發表自己對這個選題的看法,最后形成一個統一的意見。如果大家的意見出現嚴重的分歧,如果簽約條件也不是特別高,那么公司會把最終的決定權放在部門,由部門來決定是否要做這個選題。

近年來,一些地方出版社開始選擇在北京等出版資源豐富、專家集聚的一線城市舉行年度選題論證會,希望借助“外腦”智慧,提高選題水平。

湖南出版單位進京開選題論證會時間較早,主要由省級出版行政管理部門牽頭。從2008年開始,就將全省出版單位的重點選題論證會從湖南長沙移到北京。2014年時,還將論證會改為座談會,從過去單純論證選題,改為征集和論證相結合,提高選題策劃出版的科學性和針對性。

廣西出版傳媒集團分別于2018年、2019年年初,在北京舉辦出版規劃研討會,對未來一年甚至幾年的重點選題和重大項目規劃進行研討論證。據了解,今年北京圖書訂貨會期間,集團還將進京舉行選題論證會。
  山東出版集團從2018年開始,要求旗下出版社進京舉行年度選題論證會?!按司偈俏爍玫胤袷貝⒄溝男灤棖?,適應出版產業發展的新趨勢,實現集團更高遠的發展目標。我們希望借助一流專家前瞻性的眼光、國際化的視野和豐富的學養,對出版社的出版規劃、選題質量把脈問診,優化提升?!鄙蕉靄媧焦煞縈邢薰咀芫砉L穩縭撬?。

對于出版社來說,這種選題論證會也是一次非常好的讓員工學習的機會。前不久在山東教育出版社舉辦的2020年度選題論證與融合發展研討會上,出版社各個部門的負責人全部參會。專家們對選題分析的高站位,引來編輯們頻頻點頭認可,紛紛表示受益匪淺。

進京開選題論證會雖好,但并非適用于所有出版社。參加過多次出版社選題論證會的資深少兒出版人劉海棲認為,進京開選題論證會的方式可能更多適用于古籍、科技等專業出版社,因為它們具有學科專業性,需要這個領域的專家在學術上進行把關。但像以少兒、大眾圖書為主的出版社,社領導本身就必須是這個領域的專家,對這個領域的出版風向要有自己的判斷。

做“遠”:進行戰略考量 搭建骨干工程

制定年度選題規劃,更多時候考驗的是出版社領導班子,因為他們需要從出版整體環境、出版社長遠布局等角度進行戰略上的考量。

中國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、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副局長鄔書林在參加山東教育出版社2020年度選題論證會時就提到,他希望一些大的出版社可以拿出時間、精力,踏踏實實研究近年來國際出版的新進展,包括從出版理念到出版內容、形式的革命性變化,使我們的出版品牌也能具有國際競爭力,真正走在世界前列?!罷饈淺靄嬡誦枰哂械母咴兜淖非??!壁榱秩绱吮硎?。

浙江人民出版社近年來在主題出版方面表現突出,屢有圖書榮獲國家級大獎。記者采訪該社社長葉國斌時是一個周六,他正在加班整理出版社新一年發展規劃的材料。葉國斌說,雖然浙江人民社鼓勵全體編輯積極提出年度選題,以培養編輯的主題出版、重點出版的思維,但并不作硬性要求。因為在他看來,考慮年度選題規劃要有戰略性、系統性,這必須由社長、總編輯親自來抓。

現在出版單位幾乎都涉足少兒出版,劉海棲向記者強調,無論是專業少兒社還是想做少兒書的其他出版社,都要搭建自己的骨干工程,把選題的四梁八柱搭起來。他發現,現在有的出版社在這方面缺乏戰略性、前瞻性的思考,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地做選題,互相不聯系,前后沒有銜接?!耙兄諧て詰惱鉸怨婊?,圍繞這些規劃往前走,這樣選題就會整齊。這就像是一個引導的點,做著做著就能連成一個面?!?br>   劉海棲特別提到,出版社不要發動“人民戰爭”,讓每個編輯都報選題,因為一個出版社真正能夠出選題的編輯畢竟還是少數。真正的選題決策權要由社長或者班子決定。有的選題眼前看起來賠錢,但是如果少了這一塊,就構不成完整的體系;有的選題是為了下一步的謀劃。

這就是葉國斌強調的產品線思維。雖然主題出版非常具有時效性,但是葉國斌認為,仍然要打造出有影響力的產品線。東一本西一本不僅難成體系,形成不了影響力,在營銷策略制定上也比較困難。他告訴記者,2020年,浙江人民社選題品種約490個,與2019年基本持平,包括七八條有影響力的產品線。

蔡明菲告訴記者,博集天卷也非常提倡產品線思維。比如文學產品線、勵志產品線、社科產品線、生活產品線等等。一個好的策劃可能會涉及其中1—2個產品線,那么他所策劃的產品一般是圍繞著這1—2個產品線去深耕,由點到面,而不是今天做一個文學產品,明天做一個生活產品,后天又跑去做一個勵志產品。產品線思維讓一個編輯可以去研究同類產品中哪些是最好的,哪些作者是最頭部的。

做“實”: 體現特色優勢 內容市場結合

做精做實、提質增效,這是近年來不少出版社在制定年度選題規劃時所遵循的宗旨。

希望出版社的規模與體量在少兒社中并不算大,但是該社在選題生成、圖書編輯出版、產品呈現上卻頗有特色,社長孟紹勇對于選題規劃如何做實做精有自己的思考。

在孟紹勇看來,成熟的出版社,無論體量大小,一定會有清晰的出版思路和明確的產品線規劃,選題的提出、組織、落實,必然要結合自身的出版范圍、出版特色和出版優勢。不在本社出版范圍的選題,不能體現本社出版特色和出版優勢的選題,即便設計得再好,也要堅決摒棄。同時,選題上馬要嚴格堅持“成熟選題論證原則”,尚在策劃階段、屬于“概念性”的選題,距離圖書出版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可以跟蹤、完善,但不宜提交編委會論證。已經成熟、提交編委會論證通過的選題,要指定編輯團隊、編輯人員進一步完善,進入組織生產流程,根據既定的內容、大綱、體例、成書要求制定時間表、路線圖,扎實推進,避免形成“僵尸選題”。明確為各級重點選題的,分管領導、總編輯甚至社長要密切關注選題實施過程,制定切實可行的宣傳營銷計劃,按時、保質出版,力爭打造成精品。

做實選題規劃,不僅要考慮內容優劣,還要與市場和讀者需求相結合。比如,博集天卷的選題論證單雖然只是一頁文檔,但編輯需要填寫的項目并不少,該選題的內容介紹、作者介紹、讀者定位、賣點分析、同類書市場表現(當當評論數、開卷數據等)、營銷方向、定價、預估簽約條件、內容樣張等,缺一不可?!霸誆呋桓鲅√庵?,只有這些問題編輯想清楚了,這個選題才有可能去做,而不是單純覺得哪個內容好就去做,結果簽下來后完全不知道怎么做、賣給誰?!輩堂鞣蘋固岬?,新編輯往往會存在一個誤區,看到什么都覺得是選題,碰到一個選題就一股腦兒扎進去,越看越覺得內容好,然而根本沒有考慮市場和讀者的需求,所以博集天卷對編輯的要求是既能沉進去看內容,也能跳出來看市場,做好前期的市場調研。

做實選題規劃,還要有自我認知思維。葉國斌提到,浙江人民社目前有40個編輯,一個編輯平均一年做10個左右選題,這個量是比較實事求是的。

近幾年,管理部門一直在對圖書品種數和規模進行調控,希望持續優化圖書出版結構,減量提質增效。但如同孟紹勇所言,單純的選題減量,并不是管理部門的要求,也不符合讀者對出版社的期待。在當前年出版圖書品種較多,重復出版嚴重的情況下,出版社要考慮的是提高出版質量,在選題策劃、組織、申報時去粗取精,擠去水分?!俺靄媸且幌畬匆獠?,突出原創,強調出版的文化引領、文化創造、文化積累、文化傳承功能,應該貫穿于選題研發、圖書編輯出版的整個過程?!本拖衩仙苡濾?,從這個意義上說,目前市場上的好書遠遠不夠,出版社要通過自身努力,為讀者不斷推出優秀的精神食糧。這既是出版賦予我們的崇高使命,更是實現出版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。(轉自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/網)

Add
地址:哈爾濱市道里區田地街106號
Phone
聯系電話:0451-84652677
Enve
郵編:150000
Erweima
版權所有:黑龍江出版集團有限公司    黑ICP備10202496號-2    技術支持:黑龍江新媒體集團    

黑公網安備 23010202010279號